<div id="7MeYy"><progress id="7MeYy"></progress></div>
      <nav id="7MeYy"><tr id="7MeYy"><progress id="7MeYy"></progress></tr></nav>
      <progress id="7MeYy"><menuitem id="7MeYy"></menuitem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7MeYy"></menuitem>
              <delect id="7MeYy"></delect><meter id="7MeYy"><sup id="7MeYy"></sup></meter>
                  <table id="7MeYy"></table>
                  <label id="7MeYy"></labe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optgroup id="7MeYy"></optgroup><optgroup id="7MeYy"><label id="7MeYy"></label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av id="7MeYy"></na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7MeYy"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ptgroup id="7MeYy"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7MeYy"><del id="7MeYy"></del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ptgroup id="7MeYy"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7MeYy"><tr id="7MeYy"></tr></menuit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av id="7MeYy"><dl id="7MeYy"><meter id="7MeYy"></meter></dl></na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elect id="7MeYy"><dl id="7MeYy"><div id="7MeYy"></div></dl></delec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ptgroup id="7MeYy"><delect id="7MeYy"></delect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百六十七章 接近谜底-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吴妄推倒谁了-笔趣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坐在车里,慕南珠向来不会示弱,哪怕他们以前在一起吵架,冷战。低头的永远都他。慕南珠下跪的那一刻,江裕树确实心软了。慕南珠倔强的看向车外,“谁要你管我们母子的死活,江总可是已经订了婚的人,可别让你未婚妻知道了,我们还是保持距离为好?!?br/>江裕树目视前方,认真开车,“上次在江家,谁大言不惭要做江夫人?现在我面前没必要装?!?br/>慕南珠咬着牙恨恨的说:“要不是为了小熠,你以为我想去江家,看你奶奶的脸色?反正这么多年,你都没有管过孩子,这次也不需你管,把我们放在路边就行,等会我自己会回去?!?br/>江裕树凛冽着眸光,声音清冷,“孩子的抚养权,我已经让律师拟合同,你争不过我,到时候法院不会将一个孩子判给一个有精神病的母亲?!?br/>慕南珠冷笑,“所以你打算让这个孩子让庄明月来养,让小熠喊一个陌生人叫妈妈?江裕树我他妈的还没死!我就算有精神病那又怎么样,你呢?你又好到哪里去?别忘了你也是个疯子!”慕南珠说的一针见血,他确实是个疯子。慕南珠目光看向他,嘴角的弧度有些诡异,声音悠然,“江裕树难道你还没发现吗?现在的小熠,就是当年你?!?br/>“而庄明月…就是当年的沈柔,你别忘了,当年的沈柔是怎么毁了你的家?”“往后庄明月就会像她一样,同样毁了我们?!?br/>“闭嘴!”江裕树用力踩下刹车。慕南珠抱着孩子差点没有撞上,她护住了孩子的头,“我说的不对吗?当年我们有什么错?就算是错,错的也是你奶奶,要不是她百般阻拦,我们早就在一起了,小熠也不会承受这些?!?br/>“明月从来都不是,以后也不会是,而你也永远都比不上她。她不会像你满眼里全都是算计?!?br/>江裕树将他们送进了一家江氏投资的私人医院。孩子被送进检查室。江裕树打完一个电话,冷漠走到她面前,“江家的态度很明显,这个孩子不可能还留在你身边,我已经安排了保镖,以后没有我的允许,不准私自来医院?!彼底潘涌诖锬贸鲆徽湃虻闹?,“这些钱足够你过完这辈子,重新嫁人?!?br/>“你休想?!蹦侥现椴甲藕煅康难劬?,伸手直接撕掉了支票。慕南珠的举动似乎在他意料之中,看着她歇斯底里的模样,任由她乱闹。“你看中的无非就是江太太的位置,你对我从来都不是爱,有没有想过,如果我不是江氏的总裁,慕南珠你还会对我纠缠不休?”慕南珠一怔。。“不是所有的事情都非要个结果,明月是我再清醒下做的选择,而你…也只是在恰当的时机出现,给我了一丝温暖,你一点微不足道的好,我就将它当做全部,那时候我们还小年少轻狂?!?br/>“从一开始我们的相遇,本就是错的,而我也在为我们的错误买了单?!?br/>“为了你我出的那场车祸,为此瘫痪了五年?!?br/>“当初治疗重新站起,是为了她,现在亦是如此?!?br/>“孩子回到江家是我做得做大的让步,唯有江太太的位置,绝对不会是你?!?br/>江裕树单手抄兜离开,慕南珠整个人瘫软在地,眼底的光芒,全都寂灭,只剩下一片荒芜。只有她…一个人活在过去!他们相遇是错的?那么这个孩子呢?他存在唯一的价值就是让一个不能生育的庄明月坐稳江太太的位置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页面地址:www.6zydi.cc/txt/197559/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精美评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omments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么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懂得宽容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田因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梦才刚刚开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先林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玉簪绾青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聪聪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就是爱情理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热门推荐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第905章 吕方的临别赠礼!-顾寒阿傻-笔趣阁 第一百九十一章 桃之夭夭,痛失爱猫-在第四天灾中幸存有声小说-笔趣阁 第二百六十七章 接近谜底-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吴妄推倒谁了-笔趣阁